陳叔寶

  陳后主簡介

  陳后主陳叔寶(553年—604年),字元秀,小字黃奴,陳宣帝陳頊長子,母皇后柳敬言,南北朝時期陳朝最后一位皇帝,582年—589年在位。

  陳叔寶在位時大建宮室,生活奢侈,不理朝政,日夜與妃嬪、文臣游宴,制作艷詞。隋軍南下時,自恃長江天險,不以為然。禎明三年(589年),隋軍攻入建康,陳叔寶被俘。后在洛陽病死,終年52歲,追贈大將軍、長城縣公,謚號煬,葬于洛陽邙山。

陳后主簡介
 

  陳后主的詩

  ·《玉樹后庭花》(這是陳叔寶的代表作,既顯示出他很高的文化修養,也把他的驕奢淫逸展現的淋漓盡致。后來本詩被視為“亡國之音”。“花開花落不長久,落紅滿地歸寂中”在郭茂倩《樂府詩集》等著作中未有記錄。疑為后人臆加。)

  ·《無名詩》

  ·《同江仆射同游攝山棲霞寺》

  ·《東飛伯勞歌》

  ·《三婦詞十一首·其十》

  ·《舞媚娘三首·其二》

  ·《戲贈沈后》(據史記載,陳后主某日到皇后沈婺華處,暫入即還,卻寫了一首詩《戲贈沈后》:“留人不留人,不留人去也。此處不留人,自有留人處。”沈婺華《答后主》:“誰言不相憶,見罷倒成羞。情知不肯住,教遣若為留。”)

  ·《春江花月夜》 (樂府吳聲歌曲名,相傳為陳后主所作,原詞已不傳。《舊唐書·音樂志二》云:“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玉樹后庭花》、《堂堂》,并陳后主作。”)
 

  陳后主與張麗華

  陳叔寶即皇帝位,是為陳后主,冊封沈婺華為皇后,張麗華為貴妃,孔氏為貴嬪。當初叔陵做逆時,后主脖頸被砍受傷,在承香殿中養病,摒去諸姬,獨留張貴妃隨侍。后主病愈,對張麗華更加愛幸。

  陳自陳霸先開國以來,內廷陳設很簡樸。陳叔寶嫌其居處簡陋,不能作為藏嬌之金屋,于是在臨光殿的前面,起臨春、結綺、望仙三閣。閣高數十丈,袤延數十間,窮土木之奇,極人工之巧。窗牖墻壁欄檻,都是以沉檀木做的,以金玉珠翠裝飾。門口垂著珍珠簾,里面設有寶床寶帳。服玩珍奇,器物瑰麗,皆近古未有。閣下積石為山,引水為池,植以奇樹名花。每當微風吹過,香聞數十里。后主自居臨春閣,張貴妃居結綺閣,龔、孔二貴嬪,居望仙閣,其中有復道連接。又有王、季二美人,張、薛二淑媛,袁昭儀、何婕妤、江修容等七人,都以才色見幸,輪流召幸,得游其上。張麗華曾于閣上梳妝,有時臨軒獨坐,有時倚欄遙望,看見的人都以為仙子臨凡,在縹緲的天上,令人可望而不可即。

  張麗華藝貌雙佳,她發長七尺,黑亮如漆,光可鑒人。并且臉若朝霞,膚如白雪,目似秋水,眉比遠山,顧盼之間光彩奪目,照映左右。更難得的是,張麗華還很聰明,能言善辯,鑒貌辨色,記憶特別好。當時百官的啟奏,都由宦官蔡脫兒、李善度兩人初步處理后再送進來,有時連蔡、李兩人都忘記了內容,張麗華卻能逐條裁答,無一遺漏。起初只執掌內事,后來開始干預外政。“耽荒為長夜之飲,嬖寵同艷妻之孽”,到了國家大事也“置張貴妃于膝上共決之”的地步。后宮家屬犯法,只要向張麗華乞求,無不代為開脫。王公大臣如不聽從內旨,也只由張麗華一句話,便即疏斥。因此江東小朝廷,不知有陳叔寶,但知有張麗華。
 

  李煜和陳后主

  南唐后主李煜和南陳后主叔寶同為皇帝,同為江南小朝庭兩個末代亡國君主。后主李煜,“生于深宮之中,長于婦人之手”,雖為亡國之君卻在詞壇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,被稱為“千古詞帝”。

  陳后主的好日子就象其所創作的詩《玉樹后庭花》一樣短暫,其即帝位前后不足七年(公元582——589年)589年,隋兵進入建康(今南京),陳后主被俘,后病死于洛陽,《玉樹后庭花》遂被稱為“亡國之音”。后來就有了杜牧的《泊秦淮》:煙籠寒水月籠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國恨,隔江猶唱《后庭花》。

陳叔寶的詩 共計:6 篇..
  • 獨酌謠

    獨酌謠 (陳后主)序曰:“齊人淳于善為十酒,偶效之作《獨酌謠》。”獨酌謠,獨酌且獨謠。一酌豈陶暑,二酌斷風飆,三酌意..

    全唐詩作者: 陳叔寶
  • 戲贈陳應

    戲贈陳應 留人不留人,不留人也去。此處不留人,自有留人處。「成語故事」“此處不留人,自有留人處”意思是說這里不可居留,..

    全唐詩作者: 陳叔寶
  • 同江仆射同游攝山棲霞寺 時宰磻溪心,非關狎竹林。鷲岳青松繞,雞峰白日沉。天迥浮云細,山空明月深。摧殘枯樹影,零落古藤陰。霜村夜烏去,風路寒猿吟。自悲堪出俗,詎是欲抽簪。『賞析』《同江仆射同游攝山棲霞寺》是南陳后主陳叔寶..

    全唐詩作者: 陳叔寶
  • 三婦詞十一首·其十 大婦正當壚,中婦裁羅襦。小婦獨無事,淇上待吳姝。烏歸花復落,欲去卻踟躕。『注釋』題注:題目也作《三婦艷詞》。三婦,三個兒媳婦。《三婦艷》雖非詞牌,但有不少同題仿作。大婦:長子之妻。另,舊稱正妻為..

    全唐詩作者: 陳叔寶
  • 玉樹后庭花

    玉樹后庭花 麗宇芳林對高閣,新裝艷質本傾城。映戶凝嬌乍不進,出帷含態笑相迎。妖姬臉似花含露,玉樹流光照后庭。花開花落不長久,落紅滿..

    南北朝作者: 陳叔寶